今天是:

龍井問茶之旅——劉娟

時間:2021-06-17 11:30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江南好,最憶是杭州。

        三年間,去了杭城不下三次,杭城的山水,似乎是一見鐘情。不管是蘇堤春曉、曲院風荷還是平湖秋月、斷橋殘雪,四時之景都讓人流連忘返。

        如果說,西湖水是杭州的靈魂,那么龍井的茶文化無疑增添了一份文化情懷。喝茶是中華民族重要的傳統飲食習俗,中國人“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在東南形勝,錢塘自古繁華的杭州,西湖品茶成了一種文化時尚,茶余飯后小聚一堂,“寧可三日無食,不可一日無茶”,杭州人把喝茶當做一種習慣,西湖邊的茶形成了一種文化符號,由此延伸出制茶、品茶、用茶、賞茶、誦茶、為茶制造各種器皿等一系列茶文化。

        六月奔赴杭城,一下車,盛夏的熱氣騰騰撲面而來,隨著公交緩緩駛入竹西佳處,綠意漸濃,逐漸清涼。訂了一間山間民宿,坐落在龍井附近,沿線一片片茶園,漫山遍野的綠色,郁郁蔥蔥的生長。

        在探尋九溪十八澗的起點,行至九溪煙樹,看楊梅嶺人家,龍井沿線之旅,處處皆是景色。

        緣溪行,前往龍井,忘路之遠近,溯源而行,單車探訪一處秘境。正所謂大隱隱于朝,中隱隱于市,小隱隱于野,去往靈隱寺路上,聆聽一首空谷梵音,入目皆是萬物生長、綠意盎然。在西湖之畔,在云溪竹徑的山水間喝上一杯龍井,祛除身上羈旅之愁,撣去一身浮躁。在咖啡和奶茶日益盛行的今天,坐下來品茶,聽曲,可以讓人安靜下來,茶文化正如東方人的性格是內斂的,講究中庸之道,講究“和”,很多有名的茶都和寺廟有關,大紅袍、西湖龍井、福鼎白茶等。

        “錢塘生天竺、靈隱二寺。”杭州的天竺寺、靈隱寺,是陸羽《茶經》里最早的對杭州產茶記載,北緯30°是世界公認的茶葉產區黃金帶。杭州西湖,恰好被這條黃金帶穿過,是龍井茶的故鄉。于是,兩座寺廟成為了西湖龍井茶的最早源頭,靈隱和天竺開始種茶,一側依山,一側傍水,在一片綠意悠悠的茶林里若隱若現。

        寺廟與茶園,禪意與茶文化,于山水之間藏在白墻黛瓦之處,龍井附近的村民,他們經營茶園,當做生活來源。偶然間路過楊梅嶺上的民居,家家有著上好的龍井,鄰家阿婆等著歇腳的客人前來暢飲一杯,游客們常常捎帶一些綠意回去。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同樣的,一方水土養一方茶,不同地域出來的茶味道是不一樣的。一塢一茶,一茶一景,梅家塢,茅家埠,翁家山,一個個富有詩意的名字,藏在西湖名勝風景區西部腹地。龍井村一帶的茶園是30度以上的丘陵坡地,日照時間長,又易于排水。西北有高山擋風,東南則有開闊的九溪谷地,暖風由這里吹進,使茶地保持著充分的濕度和溫度。加上此處林木茂盛,溪流縱橫,土質酸性,都有利茶樹的生長,也造就了龍井茶色、香、味、形四絕的品格。

        茶樹生命力強,有山有水皆可種植,茶文化在老百姓婚喪嫁娶,日常飲食文化中處處扮演重要角色,龍井附近的茶農家家擺放著一尊佛像,以表敬畏,在靠天吃飯,收成常常依靠時令和季節,對自然的敬畏不言而喻。生活中處處有虔誠和敬畏,如嫁娶民俗中的敬茶環節,把生活之敬畏之心泡出了情懷。同時,制茶、品茶以及贈送茶葉本身也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過程。

        杭州龍井茶文化以龍井茶品種選育、種植栽培、植保管理、采制工藝和茶文化為核心的農業生產系統,其中炒制茶葉這一工序最為辛苦。灶火燒得挺旺。新采茶葉倒進鍋內,兩手持鏟快速翻炒。炒工大汗淋漓,稍遲緩即焦。炒,對茶質的色、香、味是極為重要的一環……當年生產的新茶,火氣未落,胃氣弱者食會心亂。用陶罐貯裝,落火氣又不至返潮。家用茶葉很少用新茶,小作坊的生產常常是自產自銷,自給自足,一般都用陳年的茶葉,味道增添了一絲柔和,祛除了新茶的火氣。

        在茶馬市場交易的漫長歲月里,中國商人在西北、西南邊陲,用自己的雙腳,踏出了一條崎嶇綿延的茶馬古道。茶馬古道扎根在亞洲板塊最險峻的橫斷山脈成為不同民族之間文化聯結的紐帶與催化劑促進了民族交流和認同和諧共榮成為茶馬古道文化魅力永恒之所在。

        在龍井,不止品茶飲茗,還有奇幻的傳說、講究的茶俗和獨特的人文情懷,交談會友,商貿往來,走出國門。在日本,京都和奈良,成為文人饕客的精神之鄉。日本把茶道視為一種修身養性、提高素養的方式,它同時還有交誼、社交的功能。

        常有人說,退休的夢想就是在西湖邊開個茶樓,招呼文人墨客相聚。一壺好茶,一段時光,從山、水、人、茶到詩詞字畫,再到參禪品悟。

        身體和靈魂,總要有一個在路上,留下一片凈土,一處詩意的棲息之處。

 

 劉娟

 

成人黄色抖音_女成版人抖音app网_抖音黄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