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家住江畔——裴志城

時間:2021-06-24 09:21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六月,接到公司調令,來到新的項目駐地,這里位于長江水畔的一個村落。從此,便又是一個家了。

        剛到的時候,一位領導問我之前的項目,我說在福州市區。他便說道:“這里可沒有那邊繁華。”我說:“我也是第一次離長江如此之近。”是啊!曾經福州的閩江、烏龍江畔白鷺群飛,四年的感情熔鑄在兩座橋上。如今,一個新的開始,往事回味在心頭,一顆初心不改,仍要以深情對待。一天、兩天、三天……逐漸熟悉起來。熟悉新的領導、同事;熟悉新的工作環境;熟悉新的周圍的旖旎風光。

        傍晚時分,遠方的汽笛便會吸引著人朝江邊走去。出村一公里,便是長江的大堤。長江來到江蘇境內,便沒有“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的急促了。它是“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的寬闊與廣袤。每日的晚霞伴著出行的腳步,皎潔的月光又將人送回。

        來到長江,自然要賞玩它的水。這段長江水是寬闊的、博大的,站在大堤之上一眼望不到盡頭。晚間,淡藍色的江水與淡藍色的天空融為一體,在天空的盡頭接壤。微風輕輕的推動著江水,一層層波浪紛至沓來,柔柔的、軟軟的推動到每個岸邊人的心底。

        要數有趣兒,還是要數這長江水畔之聲。在大堤的欄桿之上注目遠望,遠方船舶的汽笛之聲傳入耳邊,一艘艘船,便如一道道黑影在水面上不斷掠過,轉眼間又沒了痕跡,仍是那淡淡的、藍藍的水。水花從遠處傳來,嘩啦嘩啦的,由遠及近。接著便是嘰嘰喳喳的鳥叫、遠處樹梢上的蟬鳴、青草邊的蟋蟀聲,時不時傳來一聲蛤蟆的呱呱聲更顯得別有韻致了。

        來到長江上,自然也是要賞月的。“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張若虛的一首《春江花月夜》最能代表這醉人的夜色,也難怪能獲得“孤篇蓋全唐”的美譽了。如此情景交融,當我們真正身處那片江月,不得不佩服張若虛如此淋漓盡致的表達了。蘇東坡的筆下也有長江月色,“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是一種暢快和豁達;而赤壁賦中“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又是一種不滯于物的超脫之感了。

        然而,最讓人感觸的莫過于岸邊的秋英花。對于長江來說,它并不是主角兒,但它只是靜靜的、婷婷的立在那里。它沒有聲音,只是盡著力量用不到巴掌大的花朵裝扮著江水,裝扮著夜色。

        家住江畔,與江水為伴。閉上眼睛,是一曲曼妙的江上交響曲;睜開雙眼,又是一幅長江夜色圖。
 


 

裴志城

 

成人黄色抖音_女成版人抖音app网_抖音黄版下载